121°

黃大年:把一切獻給你 我的祖國

  黃大年教授走了!

  帶著他對祖國的無限眷戀,帶著他對事業的無限留戀,帶著他對學生的無限惦念……

  2017年1月8日,黃大年教授因病不幸逝世。1月13日上午9時,長春市殯儀館西辰廳內莊嚴肅穆。來自社會各界的近800人在這里送別黃大年教授。偌大的告別廳裝不下太多的悼念,省領導來了,國家有關部委領導來了,國內外專家學者來了,同事們來了,學生們來了……人們默默垂淚,幾十名學生跪倒一片,痛哭失聲……

  他到底是怎樣一個人,能讓人們如此惋惜,能讓人們如此不舍?

  “我是國家培養出來的,從來沒覺得我和祖國分開過,我的歸宿在中國” ——黃大年

  他是一個至誠無私的愛國者,時刻惦記著養育他成長的這片土地,他的脈搏時刻和祖國一起跳動,祖國是他最大的眷戀!

  2009年12月24日,黃大年教授走下飛機,邁出了回歸祖國的第一步。雖然以前他也多次回國,但這一次,意義不同。他辭去了在英國公司的重要職務,揮別了共事多年的科研伙伴,說服妻子賣掉了經營多年的兩個診所,留下了還在讀書的女兒……回到母校——出任吉林大學地球探測科學與技術學院全職教授,開始為我國的航空地球物理事業耕耘、播種。

  “為什么回國?”經常有人問他這個問題。

  是啊,他為什么回國?在英國奮斗了18年,他已擁有了優越的科研條件和高效率的研究團隊。他在英國劍橋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任高級研究員12年,擔任過研發部主任、博士生導師、培訓官。他帶領由牛津和劍橋優秀畢業生組成的團隊長期從事海洋和航空快速移動平臺高精度地球重力和磁

  力場探測技術工作,致力將該項高效率探測技術應用于海陸大面積油氣和礦產資源勘探民用領域。由他主持研發的許多成果都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多數產品已應用于中西方多家石油公司,他也成了航空地球物理研究領域享譽世界的科學家,成為該領域研究的被追趕者。

  他的家庭也早已超出了衣食無憂的水平線。位于劍橋大學旁邊的花園別墅,寬闊的草坪,豪華的汽車,學醫的妻子還開了兩家診所,他已成為少數躋身英國精英階層的華人之一。這是多少人羨慕的生活,也是多少人奮斗的目標。舍棄這些回國,到底是為什么呢?

  “我愛你,中國;我愛你,中國……”這句歌詞或許是最好的答案!

  無論身在何處,《我愛你,中國》都是他最喜愛的歌,歌里有他對祖國的深深眷戀:“回國的根源就是情結問題,我惦記著養育我成長的這片土地。”這是一個樸實而簡潔的答案。

  追溯他的成長歷程,會發現對祖國的愛一直都是他最深的情結。

  “振興中華,乃我輩之責!”1982年1月,他在大學同學畢業紀念冊上的留言就已表明了愛國報國的心志。

  黃大年1958年8月出生在廣西省南寧市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從小就充滿了對知識的渴望。讀小學時隨父母下放到桂東南六萬大山里的一個小山村,高中畢業后,17歲的黃大年考到地質隊工作,作為物探操作員,他首次接觸到了航空地球物理,并深深地愛上了這個職業。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黃大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長春地質學院(現吉林大學朝陽校區),從此與地球物理結下了一生的緣分。他先后完成了本科與碩士研究生的學業,并留校任教,破格晉升為副教授。1992年,黃大年得到了全國僅有的30個公派出國名額中的一個,在“中英友好獎學金項目”全額資助下,被選送至英國攻讀博士學位。1996年,他以排名第一的成績獲得英國利茲大學地球物理學博士學位。黃大年回國報到后不久,又被派往英國繼續從事針對水下隱伏目標和深水油氣的高精度探測技術研究工作,成為當時從事該行業高科技敏感技術研究的少數華人之一。

  一些老教師還記得當年送別黃大年時,他曾經深情地說:“我一定會回來的。”黃大年沒有對師長食言,他更沒有辜負父母的教誨。

  2004年3月20日晚,他正在大西洋深水處與美國某公司開展技術攻關研究,卻接到輾轉而來的父親離世前最后一通電話:“兒子,估計我們見不到最后一面了,我能理解你的處境。你要記住,你可以不孝,但不可不忠,你是有祖國的人!”兩年后,母親離世前給他留下的依然是這句話。父母的教誨給出了黃大年一生中幾乎所有抉擇的答案——祖國高于一切!

  海漂的18年,黃大年的心和祖國一直連在一起,他關注關心祖國科技事業的發展,惦念著母校,無論是參加學術會議還是講學,他招之即來。“對我而言,我從未和祖國分開過,只要祖國需要,我必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