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法治廣東

1990年10月28日,揭陽普寧發生一起特大殺人搶劫案,鄭全(化名)一家五口中3人被殺、1人重傷,兇手作案后銷聲匿跡。

20多年來,揭陽警方從未放棄對案件的偵查。通過警方的不懈努力,星際幣 巴比特,兩名殺人嫌犯最終在去年落網,一審被判處死刑。

家中突遭慘禍

鄭全是普寧當地水利部門工作人員,妻子在流沙東市場經營服裝店,兩人育有3個兒女,分別是大女兒鄭平、二女兒鄭琴和小兒子鄭清(3人均為化名)。

1990年10月29日9時許,幫忙看店的鄭平遲遲等不到母親來交接班。鄭平于是回家,推開大門時只見父親倒在地上,母親、弟弟、妹妹也都倒在血泊里。在震驚和絕望中,鄭平報警,警方第一時間到現場勘查。鄭平的父親、母親和弟弟均當場死亡,妹妹鄭琴重傷經搶救脫離生命危險。

作案者為“熟人”

據鄭琴蘇醒后回憶,兇手是“大海哥”和另外一名年輕男子。

“大海哥”即張某海,是鄭琴父母的生意伙伴。1990年10月28日下午,張某海和同伙來到鄭全家中,稱想買些黃金飾品。鄭全招待二人吃完晚飯后,便出門拿樣品。

當時,年僅13歲的鄭琴正在房間里寫作業,聽見外面有吵架和尖叫聲,她跑出去一看,母親和弟弟都被殺害了。鄭琴跑到陽臺呼救,被張某海拉回室內,頭部挨了一下鐵錘,昏了過去。鄭全拿到樣品后回家,也被殘忍殺害。

兩名兇手在殺人后,搶走了鄭全帶來的一包金戒指,并把屋里值錢的東西都拿走,隨后消失在人海中。

獲取一枚血指紋

經偵查,警方將目標鎖定為天津籍的張某海及一名同行男子。同時,警方在現場主臥門板上,獲取了一枚血指紋。

經大量走訪,辦案民警了解到張某海系天津某微電機廠一名保衛人員,案發前向單位請假,與朋友崔某嵐一起到廣東。通過比對,警方確定血指紋正是張某海留下的。

崔某嵐的身份信息也很快被警方獲取。但兩人畏罪潛逃,當時公安機關的偵查手段和技術也相對落后,偵查收效不大。2005年,普寧市公安局將張某海、崔某嵐列為網上追逃人員,但兩人一直沒有觸網。

偵查迎來轉機

2017年,案情終于有了轉機。一張當年遺留下來的張某海的模糊照片,經“智慧新警務”技術分析,發現與吉林省遼源市一個叫“張思河”的人高度相似。

2017年10月23日,專案組在吉林省遼源市西安區將“張思河”抓獲。經比對,“張思河”就是張某海。張某海歸案,壓在專案組民警心中的大石落下了一半。然而,張某海交代的所謂作案經過漏洞百出,并將所有罪責都推卸給同伙崔某嵐。

辦案民警隨即對崔某嵐的社會關系進行摸排,最終從一名關系人口中得知崔某嵐已化名為“仁俊雄”,居住在深圳龍崗區。2018年3月22日,崔某嵐歸案。

到案后,崔某嵐交代了28年前的作案經過。當年,張某海與崔某嵐相約到深圳,到深圳后張某海身上的現金已被人騙光。兩人就商量怎么把損失的錢“賺”回來,最終把目光投向了張某海在普寧的生意伙伴鄭全。

兩人在前往鄭全家的路上就預先買了鐵錘放在挎包里。到鄭全家后,張某海表示想買些黃金飾品,鄭全就出門去找人拿樣品。鄭全離開后,張某海和崔某嵐對尚在家中的母子3人下手。鄭全回來后也很快遇害。

法律作出制裁

在加緊審訊嫌犯的同時,專案組多方調查取證,完善證據材料,形成證據鏈條。2018年8月1日和8月23日,揭陽市人民檢察院分別向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審理認為,崔某嵐供述的作案經過與法醫檢驗及分析等能相互印證,與鄭琴的陳述也相互印證,其供述更符合客觀情況。

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兩名犯罪嫌疑人死刑。兩名罪犯均提出上訴。目前,二審還沒判決。等待這兩名兇手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南方日報記者 唐楚生 林捷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