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日韓貿易戰開打 才發現日本還是半導體王者

(原標題:日韓貿易戰開打,才發現日本還是半導體王者)

日本真的失去20年了嗎?

1、日本的進攻

上一次日本參與半導體界的貿易戰還是30年前,當時日本和美國的芯片大戰改變了全球半導體產業的格局。

從結果看,日本基本輸掉了內存芯片的高地,加上去年東芝出售閃存芯片業務,日本半導體制造的衰落成為公認的事實。

隔壁的韓國則順勢搶下內存產業,三星、SK海力士等企業在存儲產業的崛起,給外界傳達了掌控上游產業鏈的高科技形象。

然而,這一次日韓貿易戰的爆發,印象突然反轉。原來山外有山,上游之中也有層次,日本恰恰站在了食物鏈頂端。

在亞洲的局部戰中,大家又開始重新審視日本的力量。

根據日本政府對于韓國半導體材料的出口管制,7月初,日本經濟產業省就宣布,日本將限制對韓國出口3種半導體及OLED材料。自7月4日起,比特幣礦機 asic,包括“氟聚酰亞胺”、“光刻膠”和“高純度氟化氫”3種材料將限制向韓國出口。

在這三個領域,日本都占有壟斷地位。

其中,氟化聚酰亞胺用于手機、電視OLED顯示屏,且日本企業的產能占到了全球的90%。這將影響到三星、LG的OLED產品,三星在手機OLED屏市場上占比約90%,LG是OLED大屏生產者,不過LG在廣州正在建立產線。

光刻膠和DRAM、NAND Flash等存儲芯片的生產制造相關。光刻技術是芯片制造中重要的工藝,而光刻膠則是光刻技術實現的關鍵材料,是涂覆在半導體基板上的感光劑,占芯片制造成本約為7%,日企在該領域占據了8成以上的市場。

高純度氟化氫是用于半導體生產的刻蝕氣體,主要用于制造過程中的清洗、刻蝕,日本的市場份額約在70%左右。

“衰落”的日本,此時展現出雄厚的半導體內力,且態度強硬。那么,日本在半導體材料和設備領域地位如何?

半導體生產工藝主要分為設計、制造、封測三大環節,在后兩個環節中,就需要關鍵設備和材料,他們也是保障芯片順利生產的上游基石。

而日本的硬核能力就是在上游的原材料和硬件設備上,眾多技術門檻非常高,尤其是材料方面,不少日本企業的產品不可替代。這也是為什么日本斷供,韓國半導體即使有第二供應商,依舊被扼住喉嚨。

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半導體材料營收為519億美元,同比增長10.6%;全球半導體制造設備銷售額從2017年的566.2億美元飆升14%至2018年的645億美元,兩者都創下歷史新高。

再來計算一下他們在半導體產業中的體量。

根據IC Insights數據,2018年半導體產值約4700億 美金。由此可得,半導體材料約為總產值的11%,設備約為12%。兩者相加為23%,占半導體產業的四分之一左右。

在整個產業中,材料和設備的體量不算大,但高壁壘使得玩家極少,且高玩和普通玩家差距很大。

2、幕后王者的底氣

雖然日本逐漸離開了大眾熟知的半導體成品戰場,但是從整體產業鏈來看,日本的鏈條十分完備。

首先看原材料部分。

在晶圓制造材料中,主要包括硅片、光刻膠、光罩、濕電子化學品、靶材、CMP拋光材料,電子氣體、其他材料;封裝材料中,有封裝基板、引線框架、鍵合絲、包裝材料以及其他材料。

而日本和美國企業占據主導地位,尤其是日本企業,在全球半導體材料市場上占據了半壁江山。

例如,在材料中成本占比最高的硅片領域(超過30%),日本信越化學一騎絕塵,市場份額第一,隨后為日本 SUMCO(三菱住友)、中國臺灣環球晶圓、德國 Siltronic、韓國的SK 海力士。

西南證券報告顯示,2018年,前四大硅片供貨商的全球市占率達到了94%,其中日本信越化學占比28%,日本三菱住友占比25%,臺灣環球晶圓占17%,德國Silitronic占15%、韓國SK 海力士占9%。

在光刻膠領域,日本JSR、東京應化工業、住友化學、美國陶氏、富士電子等企業壟斷;在靶材領域,日本的日礦金屬、霍尼韋爾、東曹、普萊克斯占據了大部分市場。

此外,日本的知名半導體材料供應商還包括住友化學、昭和電工、 DAIKIN 工業、 Stella Chemifa 、森田化工、日本凸版印刷株式會社等等。

再看設備供應商:

全球五大設備巨頭之一的東京電子就是日本企業,在技術桂冠光刻機方面,日本尼康和佳能可以生產,雖然制程和市場份額比不上荷蘭的ASML,但是仍能為本國公司提供。

而光刻機為半導體制造中最為核心的設備,一臺光刻機的價格是波音飛機的2倍多,超過1億美元。

根據西南證券的報告,晶圓制造核心設備為光刻機、刻蝕機、PVD和CVD,四者總和占晶圓制造設備支出的75%。

其中,光刻機被荷蘭阿斯麥(ASML)和日本的尼康(Nikon)及佳能(Canon)壟斷,TOP3市占率高達92.8%。

刻蝕機被美國的泛林集團(LAM)、應用材料(AMAT)及日本的東京電子(TEL)壟斷,TOP3市占率高達90.5%;

PVD被應用材料、Evatec(瑞士公司)、Ulvac(日本公司)壟斷,TOP3市占率高達96.2%;

CVD被應用材料、東京電子、泛林集團壟斷,TOP3 市占率高達70%;

氧化/擴散設備主要被日本的日立(Hitachi)、東京電子和ASM(荷蘭公司)壟斷, TOP3 市占率高達94.8%。

日韓貿易戰開打,才發現日本還是半導體王者

(圖片來源:西南證券)

上圖中藍色標記的公司均為日本企業,在設備領域的主要環節中,日本都有涉足,且都躋身全球前三,和美國、歐洲公司共享高度壟斷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