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盤點中國半導體產業現狀

中興摔的一跤讓整個中國的半導體產業都感到了一絲疼痛,但更重要的是,疼痛過后愿意正視這道“傷疤”。

盤點中國半導體產業現狀

在過去幾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在政策以及資本的帶動下變得異常活躍。2014年9月至今,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總規模1387.2億元,企業、地方產業基金規模累計超過5000億元的佳績,以半導體為核心的中國電子產業正步入大發展的戰略變革期。

隨之而來的是投資標身價的水漲船高。一位半導體行業投資人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有一個不錯的并購對象,對方一見面就說,你們中國的基金已經來了七八家了,意思是投資人來得已經很晚了。最后看看標的價格,已經被哄抬到好幾倍。

“中國半導體看似站在風口了,飛得起來嗎?企業依靠自身實力的研發投入、規模化投入嚴重不足,而在科技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業內仍然以傳統手段、方式(基金、科研項目)支持芯片產業,缺乏結構性突破,資源統籌能力弱。”

在近日廈門舉行的一場“集微半導體峰會”上,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匯聯在演講中表示,看似不差錢的中國半導體產業,存在結構性資源錯配、支撐企業發展的研發資源缺失。

參會的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負責人也談到了當前半導體產業存在的問題和挑戰,指出“一哄而上”不利于半導體產業發展。

“熱錢無法解決產業根本問題,人才挖角不利于產業長遠發展。”紫光集團聯席總裁刁石京強調,今年以來大家都在談集成電路的戰略需求、進口替代,這是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轉移的必然現象。

中國半導體產業作為后發者,想要完全自主是不可能的,需要借鑒行業先進,再探討下一步的創新之路。在集成電路產業受到空前關注,大量熱錢、投資涌入的當下,更要靜下心來踏實發展,吹牛太多最后都是要還的。

短期創新過多

伴隨著5G、AI等多方面的競爭,國際市場之間在高科技領域的競爭與抑制的態勢越發顯性化。

“今年以來,中興事件敲響了警鐘,為全社會科普了集成電路、核心技術差距,核心是我們的創新機制、文化的巨大差異。”王匯聯對記者表示,炒股與比特幣的區別,看似熱鬧不差錢的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企業依靠自身實力的研發投入、規模化投入嚴重不足。

王匯聯認為,這和過去的歷史環境有關。我國電子信息制造業中,多以模仿發展,跟隨壯大的路線,包括半導體在內,多年來這樣的路徑沒有得到明顯的改善。而觀察歐美的半導體產業,基于200多年的工業化基礎,已經構建起較為完善的半導體創新體系、全球化的產業體系、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等。

由于半導體行業周期較長,半導體公司在發展過程中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因素。匯頂科技董事長張帆對記者表示:“目前做一個芯片從提出概念到獲得收益,最順利也要五六年時間。在這幾年的時間里你有技術的不確定性,有客戶需求、市場的不確定性。”

因為這些不確定性的存在,不少企業選擇進行較為膚淺的短期創新,放棄了深入的基礎研究。瑞芯微董事長勵民評價中國半導體產業時說道:“半導體業內沒有一家敢說自己真正做得比較深的。我調查過電阻電路產業,調查結果顯示,所有的產業,連電阻電路都是低端的。到目前為止,中國半導體業就兩個字——‘規模’。”

短期創新的捷徑必將帶來一系列惡性循環。勵民解釋說:“我們不能鼓勵短期創新,不然會有越來越多企業打價格戰。如果人才不被集中,知識產權不受保護,我們就無法獲得優質IP,這最終將影響半導體行業發展。”

資源錯誤配置

目前,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以北京、上海和江蘇為主要區域,廈門、合肥、武漢、杭州、成都、重慶等地也逐漸活躍起來。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成為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區之一,低端向高端的產業轉型升級,為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帶來了歷史性機遇期。

在國家政策、資本等的鼓勵和推動下,各地發展集成電路產業的熱情很高,培育和引進集成電路項目在各地方興未艾。

但這也帶來了問題。

芯片產業迅速崛起,資本大軍中也多了不少新進者,有的甚至對技術一竅不通。據記者了解,目前半導體行業的投資資金規模已高達4000億~5000億。例如AI領域,一個好一點的項目還沒有做出產品,A輪估值就已經達到幾億美元了,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半導體行業的投資門檻。